關於進廠保養記事。腦動脈瘤追蹤與檢查


這週(5.5-5.7),再度回到病院接受血管攝影檢查,持續追蹤動脈瘤的狀況,基本上不是復原檢查,而是穩定控制,並能夠不再用藥。

從前年底接受手術之後(註1),到去年中因為復發而再度入院檢查與手術至今,大約一到兩個月都必須要回到醫院接受醫生的觀察與拿藥,而每次回診的過程,都是把我從忙碌的現實生活當中拉出來去看見另一個真實的人生現況「生、老、病、死」,那些大家眼不見為淨的事情。


每當我覺得自己很辛苦或是面對自己的病況的時候走在醫院裡看見更多的人承受更多不同的病痛時,才會明白自己的痛苦是微不足道的,也因為這樣才會更珍惜當下,珍惜跟家人好友相處的時間。

每次回到醫院,在回診後會刻意空下時間,坐在候診的椅子上靜靜地看著人來人往,聽著大家的談話,在這當下面對的是痛苦的,失望的,難過的,不方便的甚至是一種絕望的情緒,那赤裸裸的表現是你在社群網站上所看不見的,那短暫時間裡,卻總會給我重新面對人生的勇氣。

入院的檢查像是一種儀式,戴上了手圈走進了病房,開始了這次的檢查。

「你知道在醫院最常看的的是什麼嗎?」

其實是天花板上的燈以及輕鋼架,那冰冷又毫無情緒表情只有實用的樣子,我會想著如果天花板上能有一些令人喜悅的圖樣是不是會讓躺在病床上的人有些不一樣的情緒呢?

會寫下這一篇內容除了交代一下這一週暫時不在的情形之外,也希望是請大家放心,小王子一切都好,同時也用自己的例子提醒身邊的朋友,健康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想要做的任何事情都還是要以保重身體為前提,健康不是自己的事情,是身邊所有人的事情,要學會不要讓愛你的人擔心,你才可以展翅高飛。



補上去年復發時的一些心情,當時把內容都先存了下來但沒有發出,就趁這次也讓大家知道那段時間的一些想法。

--------------------------------------------------------------------------------------------
2015/6/17 長庚醫院對面麥當勞,正在等候統聯客運

人生的戰鬥,原來是這樣一件又一件的來的。

從去年11月份手術之後,陸陸續續的幾次回診,醫師大略詢問眼睛的恢復狀況後就開給藥物並持續觀察。

這段時間,眼睛已經恢復了,也沒有任何不適的問題,但那一切都只是感覺而已

這一天例行性的回診,醫師刻意安排了照X光,要比較確認目前的狀況,拍好X光片後,進入診療室,醫生開始對照手術後跟今天的片子後,直接表明,線圈已經變形,表示狀況有一些改變,需要後續的處理。

這麼說好了,上次手術是用基本的彈簧線圈放入動脈瘤處,並加上支架已防止血液持續衝擊動脈瘤,而原本的線圈形狀應該是很密實的一個圓形,只要維持這個狀態應該都沒有問題。

這次的X光發現整個線圈的某一端開始鬆開,據醫生判斷,應該是動脈瘤的某一邊屬於非常鬆軟的狀態,以致於可能血液往那個方向衝擊。

也因為這樣,醫生直接判斷已經復發,並開始考慮接下來的作法。

接下來的作法有三個

1.之前所提非常昂貴的支架,應可免除復發可能。

2.以現有的支架,多放入支架,讓網狀更密,與前一種支架功能相同,但價格較便宜。

3.覆膜支架,之前提供的選項之一,價格稍高,約五、六萬,原本用於心臟,但主動脈不在轉彎處一樣可以使用,復發機率極低。

好了,當然會有疑問,第一次的醫師判斷建議用最簡單的方式處理,並判定應該不太會有復發的危機,但實際上還是復發了。

當下是不是該質疑醫生判斷有問題呢?

我並沒有這樣的質疑,因為其實任何一種手術都有風險,都無法有絕對的保證,就連最昂貴的支架,不但需要長期吃藥,還有各種血液凝固中風的機會。

醫生對於復發的說明就是,血管壁太軟沒有足夠的力氣支撐彈簧圈,所以力量會散到其他地方去。但這個部分在前期是無法判斷的。


我並不會責怪醫生,任何選擇都有錯誤的可能,醫生病不是神,也無法永遠都是對的

而且由於他的追蹤,在問題更大之前已經發現,所以已經可以提前處理,這樣也算是非常幸運的。

所謂的人生阿,就是做決定,然後承受決定的結果,一件又一件的挑戰接著來,也是無可避免的。


雖然說是挑戰,但我仍慶幸我的問題還不算非常嚴重,只是方法的選擇

只是必須要在經過住院、麻醉、手術、觀察的階段

雖然心煩,但仍須面對。


當下一定會抱怨,為什麼是我,為什麼又是我

但抱怨也無用,更重要的是,自己努力的走過,才能夠幫助更多的人

自己勇敢的面對,才能面對更多的人生

我不擔心,不難過,做好心理準備,繼續迎接下次的戰鬥。

因為,還有更多的事情等著我去完成,我的人生也算是從新開始了。

請大家不用為我擔心,我可沒那麼容易被打倒喔!

2015/8/4  旅。咖啡

後天,我即將再度踏入醫院,也是重新開始面對血管瘤的治療下一個階段。

確認要再次入院處理之後,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沈澱與討論,後來又經過一次的回診。

醫生這次希望我能夠先做血管攝影之後再來討論治療方式,由於原本是用X光攝影,雖然大概知道線圈的狀況,但真實的血管狀況,還需要經過血管攝影之後才能確定。

雖然診療時還特別跟醫生討論是否能用核磁共振的方式做血管造影,不過醫生特別說明,由於我現在裡面已經有線圈了,所以核磁共振會受到影響,準確度比較沒那麼高。

於是,原本就是確定作法安排入院手術,變成了先入院,血管攝影,討論作法,繼續住院等待手術。

於是8/6入院,8/7血管攝影,8/8ˇ討論病情及確認作法,8/11手術。

這也打破了我自己的住院紀錄,從三天一口氣變成了將近一個禮拜。

而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前幾天耳朵後面突然有一小塊突起,並不會痛,但是會很怪,心裡也有點毛毛的。

也就是說,最近的身體狀況也不是安穩就是了。

今天店員請假,雖然上午要參加縣府的審查會議,一直到中午才開店,忙著忙著也很快的過去了,日子就是如此,事情來了就處理,時間不會因為任何事情停止,好好的做決定,好好的過當下也就是好。

明天開始就要整理這一週所需要的東西,老婆離職後也算是正式的在家裡,雖然還沒正式開始工作型態的生活,但也算是轉型開始另一個階段的一起努力。

8/6  21:20 長庚醫院病房

順利的辦好了住院之後,趕緊跟病房請了假回台北,跟著媽媽一起跑了一趟Costco採買,雖然一天的奔波有點疲憊,但仍選擇一起出門,因為希望自己能處於一種正常生活的心情去面對接下來的事情,讓自己不要有太明顯的病人感覺,至少是感覺如此。
晚上在病房,今天應該會是這幾天,來最輕鬆的夜晚,老婆原本想一起看電影,但由於設備不太方便所以決定各自活動
而我戴起了耳機,點選了自己最愛的老歌,讓自己在今晚,能夠更放鬆的休息,才好面對接下來的每一個部分。
雖然感覺會像連續劇重播一樣,同樣的事情再來一次,同樣的痛苦與難受再嘗一次,但不同的是,由於經歷過,所以比較沒有一切未知時的那種害怕,心中只有面對而已了。


後記:
住院結束後回到彰化的兩天後,一郎離開了我們,前年手術前面對的也是阿嬤的往生,這生死的離別與病痛的來去,忽然把人生看的更清楚了。

註1:
生病的始末請看



(撰文:小王子,歡迎轉載,請註名作者以及本文原始網址) 歡迎透過RSS或email訂閱小王子的文章。從這裡訂閱
分享到Google Plus

About Akiraken Chiu

版主:小王子(本名:邱明憲)。彰化人、國際領隊、旅遊作家。擅長島嶼旅遊以及彰化旅遊,目前同時進行彰化旅遊環境改善與推廣,並以旅咖啡為基地,服務更多來到彰化的旅人。,每年仍計畫不斷旅行島嶼,累積更多旅遊經歷,並定期開團。
    Blogger Comment
    Facebook Comment

0 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