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獄新娘重新認識福爾摩斯Sherlock-The Abominable Bride


時間是2008年12月的某日,我從貝克街的地鐵站下車


小心翼翼的穿過百年的木造地下道,仔細的尋找出口,一個大轉角處發現了一整個牆面上貼著福爾摩斯的剪影。




「已經到站了吧」這是一句沒有說出口的話


因為情緒的關係,身體彷彿輕飄飄的,每一步都像是要踏進某種聖殿一般,而這每一步我都整整期待超過了17年。


抵達了貝克街221B,與門口的門房打了招呼上了二樓,走進了他的起居室,坐在他沈思的沙發上,與百年前的小說劇情完成了跨時空交流。



--------------------------------------------------------------------------------------------------------------


我的人生當中有幾件事情讓我覺得有趣,而這樣的興趣可能延伸到許多層面,比如喜歡打棒球延伸到蒐集棒球卡、雜誌,對於球員的研究以及自己也開始打棒球。


而我的其中一個興趣就是閱讀福爾摩斯,對於福爾摩斯探案,是小時候最早接觸的小說,這套小說可以讓我一看再看,甚至會不斷的在心中想像那些場景,由於小時候零用錢不多,並無法買下每一本小說,於是躲在書店偷偷看完,就是那時候最幸福的事情了。



後來不管是蒐集全集套書,英文原著,甚至想辦法前往倫敦去拜訪知名的「福爾摩斯」博物館,像這樣迷戀「福爾摩斯」這樣的興趣,我覺得並不容易找到同好。



雖然有時跟朋友談起福爾摩斯大家會稍微聊一下,不過真的能夠聊到小說內的劇情朋友並不多,所以這樣隱性「迷戀」就這樣一直放在心裡。


我是這樣認為,福爾摩斯之所以經典就是因為每一個時代時候都能夠出現象徵性的人物、電影或電視甚至是卡通,能夠將小說的內容不斷的重整、拍攝、改編而完全不會讓人感到落伍,早期的電影各在不同的時代都會有不同的福爾摩斯出現,比如我們所接觸的時間裡,就至少有小勞伯道尼跟班尼迪克這兩個(雖然現在應該是捲福勝出,小勞伯道尼還是演鋼鐵人好。)


雖然早前的小勞伯道尼都有看,但內容的改編讓我完全提不起興趣。而後BBC出現的捲福,才讓我的福爾摩斯魂重新燃起,不管是劇情的改編,劇本的鋪陳細緻程度,還有原著元素的置入,可以說是非常具我們這個時代的代表性。


也就因為這樣,我試著把自己對於福爾摩斯的理解透過某種方式去影響更多人,也藉由這部影集的收視率,讓大家重新回到原著。


所以在今年初最新特別版(在英國以外的地區是電影版,英國本地則是BBC電視特別版)新世紀福爾摩斯:地獄新娘(Sherlock-The Abominable Bride)上映之前,我特別在旅咖啡辦了一場分享會,讓大家在看電影之前對於福爾摩斯原著有一定的理解,進去看電影的時候會覺得更有趣些。



名偵探福爾摩斯全攻略。旅咖啡。小沙龍1/6(三) PM7:00-9:00





這場分享會我把一些珍藏的壓箱寶以及觀看重點跟大家聊,像是拍片現場,以及一些故事的來源等等。

在首映的當天身為「迷戀級粉絲」當然在第一場就看完,電影結束後非常希望能夠寫下觀看重點,但是當時由於雜事纏身,另外也希望能夠用自己對於整個小說的理解以及電影裡面的一些重點,讓大家有機會更瞭解福爾摩斯的許多細節,所以整個內容一直拖到現在才終於可以提筆寫完(當然寫作過程中還有許多資料的考證。)


另外,除了原著小說之外,之前BBC也拍過一個算是整理型的紀錄片

我非常建議可以看一下,裡面寫了許多大螢幕上的福爾摩斯的故事喔。


本篇的內容就是透過這部電影我們來看見福爾摩斯的過去與現在,內容不見得依照順序,而是重點的說明,並把一些有趣的內容提出來跟大家分享。


前面廢話已經太多了,我們開始本篇重點吧!


一、電影內的錯誤考證



 1.The Strand Magazine海濱雜誌(亦有翻譯為斯特蘭德雜誌),福爾摩斯的原著連載,台詞與封面的錯誤考證。





電影開頭除了前情提要之外接下來馬上進入百年前的倫敦,當然有一位正在推銷刊物的大書手上就是當年連載福爾摩斯的雜誌The Strand Magazine海濱雜誌。


這個部分補充說明:

柯南·道爾一共寫了4篇長篇、56篇短篇的福爾摩斯系列小說。最早先的兩篇分別是1887年畢頓聖誕年刊的《血字的研究》,以及1890年理本科特月刊登出的《四個簽名》。而1891年開始在斯特蘭德雜誌上的一系列短篇小說連載,使福爾摩斯的受歡迎程度爆炸性的水漲船高。但直到1927年,柯南·道爾先生才再寫出續集。故事的發生年代大約集中在1875-1907年。而他的最後一案發生在1914年。


電影版本上的跟實際出版的差異


我特別查詢了關於海濱雜誌不同福爾摩斯連載的外觀,我發現基本上每一期只要有福爾摩斯連載的封面都會有不同的畫法,但電影版中的封面則是海濱雜誌最原始的外觀。


就是1891時候的單一街景外觀


1891年與1927年的差異

電影版中的整體樣子與其中一期非常相似

1917年版本

在電影中的台詞是問華生問販賣者說:「藍色石榴石探案The Adventure of the Blue Carbuncle」賣的如何?

但是這個故事其實是在1892年發行的。所以這個封面版本就很值得討論。





不過對照一下原始雜誌版本以及現代版的福爾摩斯你會發現剪影的樣式是不同的。


雖然有點雞蛋裡挑骨頭,既然是突顯出來的細節,總是要做比較細部的討論會比較好些。


2.中文招牌的解釋與推理。


在故事開始時,已經死去的新娘搭車去找她的先生,那個地區都是華人,接著她的先生從一間房子走出來,旁邊出現了一排中文字


「馬蹄內翻足」?


大家不覺得奇怪嗎?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呢?


為了這個問題我花了不少時間對照原著,推敲出一個有趣的結論






這部小說當中華生與福爾摩斯再討論一些案子,這個案子裡面提到了其中一個名字叫做

「Ricoletti of the club foot and his abominable wife」中文翻譯為「畸形足的瑞可尼弟及他可厭的妻子」。



這裡有一個關鍵字「club foot 」



我們回到電影,這個地獄新娘的先生的名字就是「Ricoletti 」,不過從他正常的走路來看,他並沒有畸形足(club foot )。


於是我再想,會不會是編劇將畸形足(club foot )變成另一種型態的連結呢?


於是我嘗試了一件事情,就是將club foot丟進google翻譯,翻譯成中文之後,答案就揭曉了!


club foot 翻譯出來的結果就是:馬蹄內翻足!





我的推論是,編劇以為這句話的中文跟某種「足浴俱樂部」有關係,所以想要影射這個男生到了不正當的場所去,於是把這一排中文直接變成招牌的名字。


由此可見,這裡的編劇群裡並沒有熟悉中文的編劇,真的非常可惜,讓整個電影露出了這樣破綻,也充分的顯示出文化不理解容易產生的誤會。



二、原著與電影重要的名句


1.關於福爾摩斯的名句“Elementary my dear watson”推理


這句話非常非常重要,重要到福爾摩斯博物館的紀念筆上都寫了這句話。



我想分兩個方向來介紹這一句話


第一個從翻譯來看


這句話的翻譯在台灣有兩種翻譯狀況

一種是翻譯成:演繹法,親愛的華生
另一個翻譯是:這是基本的,親愛的華生


我覺得會弄混雜是因為在BBC的福爾摩斯開拍之後美國也有一部福爾摩斯改編影集開拍,但由於版權的問題沒有橋好,所以他並沒有用福爾摩斯的名字


劇名為:Elementary,台灣地區翻譯為「基本演繹法」


要徹底的解釋這句話的意思要原著來說起。


基本上原著中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句話!
應該說,這兩的詞句並沒有連結在一起過,正確的原著內容這兩句話的出現是這樣子的


“I have the advantage of knowing your habits, my dear Watson,” said he. “When your round is a short one you walk, and when it is a long one you use a hansom. As I perceive that your boots, although used, are by no means dirty, I cannot doubt that you are at present busy enough to justify the hansom.”


“Excellent!” I cried.


“Elementary,” said he.


也就是說,Elementary並不是演繹法的意思,這句話的出現是回應在福爾摩斯自大的個性,對於那些推理感到非常簡單容易,所以比較像是「淺而易見的」這種感覺,如果用福爾摩斯的口吻來說應該是


「那超級基本的!」


那為什麼會有這一句的出現呢?


目前考證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來自於<The Psmith>這部小說,作者是:佩勒姆·G·伍德豪斯爵士(Sir Pelham Grenville Wodehouse,1881年10月15日-1975年2月14日),在他的小說當中有一段是這樣的。


“I fancy,” said Psmith, “that this is one of those moments when it is necessary for me to unlimber my Sherlock Holmes system.  As thus.  If the rent collector had been there, it is certain, I think, that Comrade Spaghetti, or whatever you said his name was, wouldn’t have been.  That is to say, if the rent collector had called and found no money waiting for him, surely Comrade Spaghetti would have been out in the cold night instead of under his own roof-tree.  Do you follow me, Comrade Maloney?”


“That’s right,” said Billy Windsor. “Of course.”


“Elementary, my dear Watson, elementary,” murmured Psmith.


第二個可能:

另一個版本的可能就是來自第一位是眼福爾摩斯的演員「William Gillette」,他當時為這個角色跟量身訂做的句子,這個緣起從BBC的紀錄片當中被提出來討論。
Sherlock Holmes (1916 film)





網路上還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大家可以多參考,但結論就是


「這句話並非出自於原著小說」



2.電影中其他名句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whatever remains,however improbable,must be the truth.
這句話原著出處是:四個簽名



"You will not apply my precept," he said, shaking his head. "How often have I said to you that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We know that he did not come through the door, the window, or the chimney. We also know that he could not have been concealed in the room, as there is no concealment possible. When, then, did he come?"
    The Sign of the Four, ch. 6 (1890)     Sherlock Holmes in The Sign of the Four (Doubleday p. 111)


中文翻譯成

當你排除所有不可能之後,剩下的即便再不可思議的事情,也是唯一的真相。


雖然沒有完全一致,但在電影版中他欲拯救的男主人死去,華生又看到新娘的鬼魂之後,說出這樣的話。


這句話其實經常被日本漫畫「名偵探-科南」使用,原因就是因為整部的命名就是來自於「柯南道爾」



From a drop of water a logician could infer the possibility of an Atlantic or a Niagara without having seen or heard of one or the other.
"A Study in Scarlet," pt. 1, ch. 2, 1887.


出處為:暗紅色的研究(血字的研究)


從一滴水一個邏輯家可以推論出一片大西洋或一條尼加拉河,即使他從沒看過或聽過這兩個地方,所以,所有的生命是一個大連環,只看到其中一個環節,就可以知道整個生命的特性


最後一段提到這件事情就是在闡述演繹法的使用,讓經典的畫面與經典的台詞套疊在一起,從現代馬上回到百年的過去。



三、電影之外你還需要知道的


1.百年不變的真實場景談文化資產保存



一部戲要從現在拍到百年前居然不用換景,建築物不需要變動,這件事情有多難。


從一開始進入的鏡頭開始,到結束的鏡頭就完全呈現這樣的結果,即使我們從google街景看現在的樣子仍然沒有變。




當然,這個場景並非是福爾摩斯博物館所在地,而是當初選擇是那附近的地方,但街區樣式類似,且完整保留的區域。

拍片現場的正確地址:187 N Gower St, London NW1 2NJ, United Kingdom


關於這部分的文化資產論述,我提供另一篇更充實的內容。

從新世紀福爾摩斯: 地獄新娘 (Sherlock Holmes: The Abominable Bride)看臺灣的街區保存

2.關於現在福爾摩斯的穿著

倫敦的時尚地位完全不需要再說明,這一些細節同樣的展現在他的衣著上。
這個部分我推薦大家讀另外一篇:





資料補充:

Sherlock Holmes Quotes:The Ten Most Famous Quotations from the Holmes Stories

Sherlock: 34 nerdy details from The Abominable Bride

你好,福爾摩斯先生(Sherlock Holmes Museum福爾摩斯博物館)

這不是福爾摩斯!

 


(撰文:小王子,歡迎轉載,請註名作者以及本文原始網址) 歡迎透過RSS或email訂閱小王子的文章。從這裡訂閱
分享到Google Plus

About Akiraken Chiu

版主:小王子(本名:邱明憲)。彰化人、國際領隊、旅遊作家。擅長島嶼旅遊以及彰化旅遊,目前同時進行彰化旅遊環境改善與推廣,並以旅咖啡為基地,服務更多來到彰化的旅人。,每年仍計畫不斷旅行島嶼,累積更多旅遊經歷,並定期開團。
    Blogger Comment
    Facebook Comment

0 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