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未必是坦途(上):從政府標案看就業環境

 照片攝於彰化:聖王廟

    一開始我想先說一個故事

   有一個很愛喝酒的酒鬼,有個朋友問他說,你為什麼要喝酒,酒鬼說:
   我很痛恨一件事情,所以我要用喝酒來麻醉自己

   朋友問說,你痛恨什麼事情
   酒鬼說:
   我痛恨自己愛喝酒

    
  這是一個很荒繆的循環嘛?可是實際上一直發生著。


   從上週到這週,因為私人行程的關係又去了一趟蘇梅島,去過的次數已經超過十次,這次特別來進行一個很有意義的行程,至於是什麼後續有機會再談。

   就在出發之前,正巧因為彰化縣政府的一個專案跟我的對於自己與公司的專業相當符合,變起心動念的去參與了這次的標案,過程中,有朋友先告訴我一些可能會發生的問題,本想打退堂鼓,但又因另外的一位長輩告知其過程應該是公平公正並且以內容以及創意為主的案子,自己想想應該沒什麼問題,就在出發前傾盡時間與腦力策劃該專案。
 
    一個蘇梅島的行程跟一個政府專案投標這兩件看似並沒有什麼直接關連的事情卻因為時間點的巧合,竟碰撞出一個關於人力運用與價值的思考與觀念。

    從旅遊與行銷結合生涯中,其實經常性的都在思考這類的議題,只是,原來這樣的事情由小見大竟可看見一個地方政府的發展趨勢以及就業問題,這樣的情況如果沒同時遇到就沒有辦法好好的去思考,去發現。

    已經一段時間沒有寫長篇,經過了幾天的沈澱與考慮之後,便覺得這樣的內容如果不記錄下來,未來一定會後悔,或者說,至少,想讓看見這篇內容的朋友,也能夠同時感受,同時思考,並透過我的經歷看見這些事情。

   這兩件事情在我腦子裡面已經成為一個完整的畫面與結果,但接受這些訊息的順序,讀者一定跟我不一樣,於是想著該怎麼撰寫並且整理才能讓大家更輕易的理解。

     構思了一段時間後,決定先以順序的方式完成,分兩篇完成,並且在第二篇完成一個結論,相信大家也都能夠容易理解。


     我必須要先說的是,我並非媒體,但我也不想去限制大家思考的可能,我只是將這段過程記下,並且加上自己的感覺,至於要怎麼看,則是讀者自行去解讀了。

 
另外,因為我從沒投標過政府專案,算是一個菜鳥,所以遇到的這些事情可能都是老鳥們經常遇到的事情,只是這件事情當下讓我有相當的震撼。

      就先從標案這件事情說起。


      出國的前一週,從一位前輩口中得知縣政府有一個關於旅遊行程規劃的專案可以去投標,於是上網查詢,可是因為廠商資格需要是旅行社,所以就放棄了,看專案的時候順著案子往下拉,剛好看到了另一個標案是一個關於彰化城市文化創意與旅行的大型論壇的承辦。


心想,這不是恰巧與我目前公司的走向是相同的,於是決定來標這個案子,也想藉由這個案子的資源,帶入更多文化創意與旅行相關的專業人士來到彰化,並利用這次的論壇,給縣長一些新的觀念想法,並且讓目前募集到的一些夥伴,一個大展常才的機會。

       因為沒有投標過政府專案,花了不少時間開始整理了有關標案流程,並詢問一些投標老手關於標案的流程與注意事項之後,就開始著手製作服務建議書。
    
       大概講述一下這個專案,專案的重點有幾項,包含找來2位以上的與談人,與談人需要有一定的經歷以及將該論壇活動行銷曝光,最後就是達成的聽眾人數(200人)。
      
        經過腦力激盪的擴展收斂後,把與談人定位在在地深耕以及實際執行還需要有一定的知名度之上,與談人邀請定位在不會是學者,而是真實實際執行經驗與深度理解地方的工作者。

        議題的部份,我設定了一個方向,從內向外也從外向內看彰化文化創意與旅遊發展上,內容我並不定死,是希望與談來賓能夠針對自己的專業與犀利的眼光,透視彰化,並給予建議跟協助。

       關於行銷的方面,規定要有一面十半的全國報紙廣告或同等價值的內容,我除了將這項列入必然執行的方式之外,我把此次論壇定調在讓全國注目上,並且有長期的行銷方式,其中當然包括網站的製作、排名、新聞的操作以及與新聞網站的合作等。

   
       最後為了要讓這個案子不單單只是一個活動,希望也能對於在地有影響與改變,我把培養在地努力的青年目標拿出來,並且讓這個專案可以延伸影響力,包括旅遊環境的影響與青年就業這兩個觀點上。

      經過幾天密集的整理內容後,一本扎扎實實的服務建議書正式出爐,再三檢視內容並且製作好10分鐘的簡報後,就等待開標。

      開標流程據我的瞭解要先審資格,審完資格後告知簡報時間,然後由審委決定確定優先議價廠商。

      那天是週一,確認開標資格後,承辦人員告知週四要簡報,剛好我週五要出國,心理還竊喜著時間剛剛好。

      結果當天下午接到承辦人員來電話,告知因為處長出國,需要改到隔週一簡報,這下對我可是天大的問題,因為週一我還在國外,身邊的夥伴也都各自有事情要忙,而我只剩一天的時間可以交辦簡報內容。

       當下與承辦人員再三溝通,但承辦人員仍以處長出國的原因確定改期,並且這樣告訴我。

       「沒關係的,你們有人來就可以了,只是講一下簡報而已阿」

        我心裡當下十分不舒服,但我還是請他一定要在簡報的時候告訴審委這件事情,我沒辦法出席是真的因為改時間的關係。

        就算有一萬個不情願事實已經擺在眼前,怎麼樣也沒辦法改變,一直到很晚的時候,才請一位夥伴幫忙來到我家,讓我將服務建議書與簡報內容一一交接,並請他協助完成這次的簡報。

        隔週一,在國外接到了電話,電話那頭夥伴急著告訴我結果,他很努力的將簡報的內容詳實的說完,可是在簡報結束之後,審委只問了一個問題


      「為甚麼你們報紙的價格比別人貴?」
       (這裡我要插一下話,我的對手只有一家,某大跨媒體公司的報社,跟對岸有關系的公司)


       代替我去的這位夥伴當場說不出話來,而我聽著也楞了,我心裡只有一個想法


       「怎麼不是問企劃的執行、創意的發想、行銷的手法,而是價格呢?」
   
      我的廣告費用,有一部分經由網路上的公開報價取得,當然,對手是報社,我的報紙廣告價格勢必一定要輸的。

       接著審委又說
       「下次如果來標案,請你們總監一起來」

       這不是你們改時間的嗎?而且我有請承辦人員先告知阿
       (據說對方來了五位看起來年紀頗大的長官級人物)

       接著夥伴開口問了審委是否是金額的問題,審委搖著頭說不是,是計劃書內容,跟內容好壞有關系,跟金額無關。

        (這當中可能包含了整體內容規劃跟人數多寡來看是否重視這個專案吧)    


       接著在雙方簡報結束之後,果然是對手拿下了優先議價權。

       我想著自己的計畫書是輸了也沒辦法,可是這時候承辦人告訴我的這位夥伴說

       「我們會先跟他們議價,如果議價談不攏,會在找你們來議價」 

(雖然應該不致於會到議價不成功)

       我的腦袋只出現了幾個字


     「不對勁!完全不對勁!」


       如果他們的計劃內容好,那應該是雙方以可接受的價格為方向,確實執行內容才是吧,怎麼變成重點在議價了,而且議價談不攏還可以在找其他家,那麼計畫書的意義是甚麼!!創意的內容大家都一樣嘛?

       當我聽到這裡的時候,突然之間也恍然大悟了,原來重點是規格跟價格,不在於創意內容的問題。

       就在這時候,其實心中有種放下大石頭的感覺,但緊接著來的卻是一種寒顫的感覺。

       心裡面有一個聲音浮現了
       「原來,就是這樣的執行政策影響了城市發展!」

       之前聽說,每一個案子會議價,議價可能會到原價的75-80%左右,後來從目前正於採購課的一位親近友人告知,現在比較不會這樣,價格應該差價不大,於是我用了原價去規劃整個計畫,在扣一些些的利潤去完成,而這一些些,當然不可能是8折。
   
        因為我相信,即使是人力,要有好的人力,也要付的起好得薪資才行。

        可是這樣的想法,跟政府標案完全性的背道而馳,為了達到希望的價格,內容需要以有價的內容去作計算,例如所謂報紙版位的價格。

        在這一點上我還真的遠遠地輸給了對手。

       因為要價格便宜,必須要使用便宜的人力,而這便宜的人力,致使年輕人無法在原鄉努力,年輕人們為了賺更多錢,需要遠走他鄉,這樣的邏輯之下,就看出來出政府對於在地產業的發展與想法。

       我確實無法得知對手的內容是甚麼,但我確信,他們如果要接下這個案子,必定要買菜送蒜頭還有加醬油,剛好就是這個大媒體取之不盡的資源,像我們這種剛從外地回鄉打拼的小小創業者,怎麼承受的起這樣的殺價,更何況,還期許要能夠帶動城市發展,讓年輕人回來做事,可以賺點錢的想像,被這樣的大媒體以及政府專案的狹隘眼光給狠狠的打敗了。

       也就是說,我可以拿著我的創意去找其他的城市、願意用相等得價格買下這個創意的人,但卻無法在自己的家鄉,作這樣的事情,全因為這樣的政策導致的結果。
      



政府專案與就業環境影響示意圖





那麼在政府大喊改善就業環境的同時,卻沒發現你並沒有給予一個好的就業機會與環境,各部門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卻沒想到這些事情其實就是環環相扣的。

    如同一開始的故事所說,酒鬼的問題是在喝酒,就業機會是因為你不給企業機會去找到好的人才,低價決定低成本,也決定了就業的機會多寡,其實就是這樣

     好巧不巧的這樣的狀況在這次旅程中看見了有關於一家飯店的體驗服務與人力配置的深刻案例,於是也將此案列入討論。


未來未必是坦途(下):飯店的體驗設計與價格
     
     


(撰文:小王子,歡迎轉載,請註名作者以及本文原始網址) 歡迎透過RSS或email訂閱小王子的文章。從這裡訂閱
分享到Google Plus

About Akiraken Chiu

版主:小王子(本名:邱明憲)。彰化人、國際領隊、旅遊作家。擅長島嶼旅遊以及彰化旅遊,目前同時進行彰化旅遊環境改善與推廣,並以旅咖啡為基地,服務更多來到彰化的旅人。,每年仍計畫不斷旅行島嶼,累積更多旅遊經歷,並定期開團。
    Blogger Comment
    Facebook Comment

3 意見 :

kome 提到...

剛剛偶然看到這篇文章離po文有些時間,不曉得你當時的疑問是否有解答了? 剛好我自己常在標案可以分享一下我的心得。

就我的經驗,大部分評審提問時候不太會去問到底為何你們要這樣企劃。評審來的目的就是要找問題問,評審不一定都懂,所以最好比較的就是價錢了,把投標廠商列的單價一項一項比。

再來以這種行銷導向的專案,在意的就是曝光度、有多少人會看到這些,就像媒體新聞一樣,內容好壞不是重點,炒熱場子才是,所以擁有報社媒體資源的廠商就有很大的優勢。

議價就像我們買東西要殺價一樣,通常底價是會計單位定的,有議了價表示他們有做事,也碰過運氣不好底價其實很低那就真的傻眼。

簡報部分,他們是業主,要定在什麼時候是他們說了算,廠商就只能配合不能有意見。小一點的公司能夠是老闆或高階主管去會讓評審覺得比較講的人份量比較夠,當下如果評審有要求什麼,才有辦法回答要給或不要給。

不過第一次接觸一個單位就要拿到的機會的確不太高,畢竟對方對新公司不熟悉,他們會擔心新公司的執行配合能力夠不夠,即便企劃書寫的不錯也是會擔心。因為如果廠商執行不好承辦人會有很大壓力。

但是如果真的有興趣持續做,然後該單位也還算公正的話,第一次的標案其實也是一個宣傳公司的機會,會對新來的公司留下印象。保持聯繫的話,之後新的案子在公告前就有機會事先接觸了解,而不是公告了才去投。

遇到合的來的單位跟承辦人也是很重要,不然即便接到案子也會做的很痛苦阿

Irene Yen 提到...

覺得你的文章有趣又簡潔扼要,想要分享給周圍親朋好友賞析,所以貼到我個人的fb,若作者覺得有任何不妥之處,我將會立即移除的。

https://www.facebook.com/irene.yen

匿名 提到...

https://www.facebook.com/irene.y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