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2011-1212



2011年 11月 15日 PM5:47
我就坐在彰化住家的一樓,現在稱為工作室或公司的地方,一郎貓仔在軟墊上睡的香甜,我則剛結束三篇客戶部落格內容的寫作,然後肚子餓了起來。
-------------------------------------------------------------------------------------------------------------
要動筆寫這類交代近況的文章,在這一年來真的是非常難的一件事情,不但因為事情的變化太快,快到無法掌握,且因為重度使用網路社群習慣,反而被傷了一頓,那麼有些話該講或不該講,總是想的更多,也難以下筆了。



從今年的一月一日開始,我正式從台北的人生移居回到家鄉彰化的人生,曾經聽過我一個老友告訴我,他常常有種不知自己所屬的感覺,有時候在午夜夢迴,頓然醒來時,不知自己身在何方,而走在路上的時候,腦袋想的路名跟地點卻跟所在的位置不一樣,當時其實不能理解他的感受,現在卻深刻的如連續劇般每天上演。
我這位朋友,在退伍沒多久之後就去澳洲念書,一直唸到碩士畢業,而現在已經在那邊工作,中間經歷了結婚、生子,還有部分的生離死別,也陸續因為許多因素回到台灣,在澳洲與台灣搬來搬去的過程中,他時常有所在地認同的疑惑,而我前一陣子似乎也患了這樣的病。

在這一年間,我仍時常會北上,甚至在年中歷經感情事件的時候,再度回到台北,搭上捷運時,竟不自覺的掉淚,這種感覺就像人生是在火車軌道的交叉點,選擇了另外一條路之後,卻仍在掛念的另一條路上的風景,在顛頗的路程中,望向交叉點時,卻還沒找到選擇不同方向的原因,那種對自己的失措哀傷的感覺。

一直到前一陣子都還隱隱約約存在著這種認同的問題,有時候連續到台北兩、三天都會不確定自己所在的位置,需要花點時間去整理這份認同感,最近也終於開始比較進入狀況與節奏,對於所在地的問題已經不再那麼重要,或許可以說,清楚的知道了自己的定位,移動的目的,並且比較起好友那種國與國之間的移動,我實在是微不足道得很。

於是,我可以稱自己是在台北的彰化人,也是在彰化的台北人
當然,我是台灣人、網路人、旅遊人,名稱如此多,那麼迷惘也不再需要了。
--------------------------------------------------------------------------
起身倒了一杯茶,伸起懶腰環顧四周
這個店面從早期長期承租給別人,一直到近幾年跟姐姐一起開鞋店,到後來姊姊自己獨資開手工藝品行,而現在才成為我工作的地方,而這個店面不單單只是一個店面,所以扛起的是一個家族、一個門面、一個不能被看輕的諾言,當然也是我下一個努力的目標。
------------------------------------------------------------------------
2011年 12月 12日 PM5:29
近期在座談會或小型教育訓練演講的時候,最常被問的問題莫過於是「部落格還有人寫嘛?還有人看嘛?」
回想起早期微網誌(twitter以及巴布)剛誕生的時候,當時沈溺於微網誌而忽略掉部落格寫作的症狀開始出現,中間經過了噗浪(還有一陣子的e04黑特銀行,這個要內行人才知道)到現在的臉書、google+以及新浪微博,的確花了很多時間在講零碎的語言,似乎要真的能夠成章不太容易,這也是較難完整講述現況的原因。
也因為這樣,不少人覺得微網誌及社交平台開始佔據使用時間之後,部落格寫作的人少了,這當然是事實,但是看部落格的人還是一樣的多,畢竟部落格的圖文內容及表達才是完整的,這也是不太能夠被改變。
這樣的快速網路環境與溝通演進過程,對於真實人生的社交與行為方式有了很大的改變,但是想寫東西,以及動筆寫東西的念頭當然是不會減少的,至少,我也在今年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本書(就快發行了,灑花)。

這一陣子我反而時常刻意的少使用微網誌及社交平台,為的是清楚的為虛擬人生與真實人生做一個比較明確的切割,我的時間分配也應該貢獻給親愛的家人、親密的朋友,以及真實的客戶關係,當然,也還有旅遊。

從上一個段落的隨筆到今天已經一月了,而一個月累積起來的一些話語,也比較能循序漸進的交代起每一個面所發生的事情,不然,人們其實太容易被表象所欺騙,或自己為某件事情做出結論,並且說「我就知道如何如何」云云,只是人生真的不是那麼簡單或有一定的邏輯規律,為了盡量避免,我也是用多一點文字來講這些過程。

返鄉的動機起源於幾件事情,包含身邊朋友的親人離開、自己對於家庭的責任,以及當時感情的遠距離,進而快速的促成這件事情的發生,整理行李、搬家轉瞬之間就發生了,當我開始清醒的時候就回到了彰化,然後開始了另一種完全不同步調的人生。

一切都好的狀況在一兩個月之後崩盤,先是感情上出了問題,接下來父親開始憂鬱症,我的書剛從考察回來整理資料與撰寫,因為工作環境轉換收入的不穩定,每一天都有不同的狀況發生,每一件事情都非常嚴重,不但疲於奔命而且心力交瘁,當能有一點點空閒的時候,「我為什麼要回彰化?」這個問題不斷的盤旋心理,這段時間多的是安慰、掙扎、哭泣、熬夜、懊悔,或許沒有生離死別,但卻是我人生最無力也最沒有自信的時刻。

後來這段感情結束了,也接受到了許多的壓力,不過也開始理解不必在意過多人的觀點,事情的對錯自己清楚便好,再多的解釋都是無謂的,而這其中的過程多說也無益,但卻也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心也慢慢的放下來,步調也開始比較穩定了些。
於是篤定了未來不會在談論有關這類事情,在這裡也算是一個小小的交代。
這件事情的結束,父親的情緒也開始比較受到控制,雖然還是會起起伏伏,但至少已經不會太過嚴重,中間雖然有因為父親自行停藥而狀況更嚴重的事情發生,發生了之後父親自己開始體認必須要長期的服藥後,也比較漸漸的控制住狀況,現在有空帶著父母親到處走走,就是一項重要的課題,當然,也甘之如飴了。

待續......


後記:
會以隨筆的方式來交代一些事情,是因為寫作的事情尚未能固定下來,於是利用一些瑣碎的時間整理想法,並一件一件的整理自己的心情以及所發生的許多事情,文字的內容漸漸充實了之後,應該會把自己的寫作習慣在調整回來。
隨筆所講的事情,雖不見得是照著順序寫作,卻是沈澱後用較為清楚的眼尖所看到的以及感受到的。
後續還會持續寫完到最近的一些事情,雖然慢,但是會持續著。

(撰文:小王子,歡迎轉載,請註名作者以及本文原始網址) 歡迎透過RSS或email訂閱小王子的文章。從這裡訂閱
分享到Google Plus

About Akiraken Chiu

版主:小王子(本名:邱明憲)。彰化人、國際領隊、旅遊作家。擅長島嶼旅遊以及彰化旅遊,目前同時進行彰化旅遊環境改善與推廣,並以旅咖啡為基地,服務更多來到彰化的旅人。,每年仍計畫不斷旅行島嶼,累積更多旅遊經歷,並定期開團。
    Blogger Comment
    Facebook Comment

0 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