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我們和老榕樹的約定


這篇文是我的高中母校「崇實高工」六十週年校慶的邀稿,紀念刊物出來之後,我才發現,在我前面的文章全都是一些大人物,都是民國四十幾年入學的學長姊,每個學長寫的都非常的「顛沛流離」,而我這篇明顯就是鬆散的多了,不過不同時代的青年,必定有不同的經歷,倒也沒有好壞的問題,只是時代造就而已。
近來忙到非常嚴重,四月份又集中了九場演講,公司老闆出國去,公司大小是就由我一肩扛,所以實在沒空好好寫些什麼,所以就拿這邊出來墊檔了。
講座時間確認的時候會再跟朋友們分享一下。
附上一張高中時的照片,看起來也夠嫩了,請隨意批評......


----------------------------------- 正文開始 ------------------------------------------

榕樹,桑科,以樹形奇特,枝葉繁茂,樹冠巨大而著稱。

枝條上生長的氣生根,向下伸入土壤形成新的樹幹稱之為“支柱根”。

榕樹高達30,可向四面無限伸展。其支柱根和枝干交織在一起,形似稠密的叢林,因此被稱之為“獨木成林”。

高中一年級開學前,我第一次來到學校參觀,學校裡的木棉樹掉落一地的雪白,興奮的在校園之間穿梭,行政大樓、實習工廠、操場、大禮堂,呼吸著學校裡夾雜著書本與實習器具的特別氣味,心中興奮的喊著「這是我的青春」

是的,青春即將在這裡開始了。

教官威風凜凜的在講台上大聲喊著,我們則是新生訓練裡的菜鳥,國中的小平頭還沒來得及長長,腦子早已飛往天際。

新生訓練是同學交流的最佳時刻,雖然都是住在彰化,但總有從不同地方而來的同學,不同於國中時期,大家都是附近的鄰居,遠遠看就知道那是隔壁水果攤的小孩,而在這裡,大家從彰化的四面八方而來,永靖、秀水、二林等等,不同的說話腔調,不同的居住環境,還有不同的個性,都在這裡歡愉的融合了。

教官仍再說著學校的校規,底下則是熱絡萬分,純樸的校風一直是崇實母校的傳統,而我也一直引以為豪,至今仍記得,當時的蕭石定校長的校訓「做一個有尊嚴、有體面的實工人」,雖然同學會拿這個校訓開玩笑,但這些文字,仍默默的在學生的心中,種下了成長的種子。


榕樹能大能小,賦予廣土曠野,便壯可蔽天,若以小容器亦能作為園藝供人賞玩,能大能小、能屈能伸,終年常綠。

電機科,我選擇了這個科系,我不是為了要當黑手,而是覺得那是男生該選的科系罷了。

圍起圍裙,拿起彎管器努力的折彎鐵管,我的力氣比較小,同學會先嘲笑我,然後再幫忙我,同學的感情,在實習課中,會一點一滴的累積。

其實我沒有白費電機科的學習時間,在工作的時間裡,公司如果需要換燈管、拉線材我仍能輕易上手,或許過去實習課裡,我沒有那麼用心的真正把東西學好,但實老師總是盡量把課程活潑一些,而在實習工廠跟同學一起實作的日子,我們單純的做好工作的心情,也影響了我在進入社會之後,面對工作的態度。

管樂社的生活,佔據了我大部分的高中生活,也是努力開花結果的地方。

剛進學校的時候,管樂社仍然是軍樂社,沒有吹奏技巧,只單純的把樂器吹的響亮,在升旗及降旗時間,準時吹奏國歌及國旗歌。

運動會時,威風的穿起樂隊服,走在所有人前面,吹奏著「分列式」。

後來學校讓我們接觸到了管樂的領域,我們開始努力將軍樂社改成管樂社,開始參加演奏會,參加音樂比賽,漸漸的站穩了彰化縣前兩名的席次,也許崇實不是所謂的最高學府,但在音樂的領域裡,我們可以昂首闊步,可以盡情享受,這也是每年學校管樂校友團所有的校友一點一滴累積下來的。

每年,總有一次的校外教學,參觀知名企業是既定的行程,但令人更為興奮的,則是參觀行程結束後,我們到附近的景點去旅遊,一群年輕洋溢的高中生,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學,難得的能夠輕鬆自在的一起玩樂,許多的回憶,在是這樣記錄下來的。

啦啦隊比賽算是最大的挑戰,整班都是男生,我們要怎麼比的過其他女生多數的科系班級呢?

我很自告奮勇的在一、二年級的時候,帶領班上的啦啦隊比賽,第一次表現的難看至極,動作不協調,扭扭捏捏的舞蹈動作,讓整段啦啦隊表演像是臨死前囚犯的最後演出。

好在二年級,大家有志一同的立志血恥,我努力的做好音樂,編好動作,同學們努力的配合演出,老師們給我們很多機會練習,終於也拿到了當年的第二名,我們很驕傲,因為我們都是男生,我們表現得很好。

其實不能算是真正瞭解公民訓練的意義,但那是所有學生在畢業前的必修課,除了闖關遊戲之外,還有各科畢業代表的致詞,榮幸的,我是當年電機科的畢業代表,坦白說,當時有點感傷,因為三年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到當下,才覺得非常快,而回憶就這麼一幕一幕的回來了。

-------------------------------------


偶有無風或因風而落,於沙沙之風聲中聆聽落葉墜地之聲,夏日,樹蔭乘涼,風聲微來,閒適自在。

離開已經超過十年了,但因為管樂社的關係,我仍常回到學校,看了一屆又一屆的學弟妹,每次的管樂社校友團的團練結束後,總愛流連於校園中,和同學與學弟妹們在榕樹下暢談,過去學生的回憶,以及這段時間的人生歷程。

操場旁的榕樹,是我們的避風港,乘涼、躲雨、還有累積著青春回憶。

榕樹它的生命力非常強,榕樹擁有頑強的種子,由於飛鳥的活動和風雨的影響,使它附生於母樹上,攝取母樹的營養,長出許多懸垂的氣根,能從潮濕的空氣中吸收水分;入土的支柱根,加強了大樹從土壤中吸取水分。

在崇實,我們學校到了專心致力於工作,我們學習到榕樹的能屈能伸以及強韌的生命力,還有無數的青春回憶,而學校的榕樹們,也在看顧著這些青春的靈魂。

母校六十年,就讓我們和老榕樹約定,再回到學校,拜訪這位老朋友。

分享到Google Plus

About Akiraken Chiu

版主:小王子(本名:邱明憲)。彰化人、國際領隊、旅遊作家。擅長島嶼旅遊以及彰化旅遊,目前同時進行彰化旅遊環境改善與推廣,並以旅咖啡為基地,服務更多來到彰化的旅人。,每年仍計畫不斷旅行島嶼,累積更多旅遊經歷,並定期開團。
    Blogger Comment
    Facebook Comment

4 意見 :

ryuki 提到...

在網上搜尋一些資料
就這麼無意間的闖進來了
也看了一些文章,感覺你的生活好充實
很不錯^^
10年過去了
我想說既然進來了就打聲招呼^^"
好久不見囉~學長

小王子 提到...

你好~你應該是我的學弟或學妹嗎?
我不確定你是誰?不過很高興你能看到我

ryuki 提到...

是學妹唷^^
雖然我不確定你還記不記得我(笑)
我是85級的

小王子 提到...

坦白講,現在這樣講也不知道你是誰阿~有機會可以相認一下呢
今年的管樂校友團演奏會我回去,在8/22員林演藝廳,有機會就來聽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