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然後悲喜交雜


自從正式入主公司的企畫之後,待在公司的時間變的非常的長,公司希望我多待在公司做行銷企畫以及美術編輯的工作,於是,我已經一年以上沒有帶團了,而距離上次出國旅遊,則是今年6月的事。


我的出國經驗,絕大部分來自帶團,極少數是自行出遊,但不管是帶團、考察,或自行出遊,對我而言,都是一種跳脫現實框架的過程,姑且不論帶團的壓力,或者是考察的時間壓縮,但每次拿起登機證,踏進登機門的一刻,總讓我感覺自己從現實跳脫而出,而思緒,也總是特別活絡。


從登機開始,不管是否是早已搭乘過無數次的航班,腦袋裡面總是可以快速而無壓力的思考,就因為新的環境、新的面孔,以及即將面對的新的國度。


到達目的地之後,也許走過的地方已經數不出次數,但面對不同的人,不同的時間以及不同的季節,都會有完全不同樣的心得,而旅遊的美麗,也就在這種無可預測的驚奇中,一次又一次的出現。



在每次的旅遊過程中,看的國家越多,對於自己的國家的環境就越感慨,在每一個走過的國家,都可以輕易的從建築物、服裝感受到強烈的民族氣息,而在台灣,卻無法找到這種感覺。



台灣一直給我一種感覺「不協調、不規則、不安定」,路上建築物永遠不協調,高低起伏不定、顏色搭配不美、格調差異大,在歐式社區旁會看見日式的建築門面,然後側面會有競選海報,彷彿在一切的不協調中,還是要記得去投票給這樣的政治人物一般。



前一陣子跟在北京工作的朋友聊天,問起了一些胡同所在位置,一直想在去感受一下老北京,在胡同與胡同間遊走。



但他搖搖頭說著,胡同已經拆了剩下每幾條了,而剩下的幾條說是說不拆,但什麼時候會拆也不知道。
這令我極度震驚,我才知道,自從北京奧運之後,北京開始大動作的拆掉舊建築物,然後引進許多西方的設計師進駐北京,開始到處蓋新建築,為的就是成就一個新的北京。



但身在北京的朋友們,卻往往不知道自己住的到底是北京,還是聯合國的實驗室,每一間新蓋的建築物都很美,但卻沒有一件是有北京該有的風景,而北京政府大刀闊斧的改革建築物,卻不知,因為奧運,北京賠上的會是累積幾百幾千年的北京文化,然後變成一個看似進步卻毫無內涵的城市。



回頭看台灣,在樂生與寶藏嚴的事件中,原來台北政府也在重複的北京政府的文化使命,過去共產黨的「破四舊」彷彿就發生在自己身邊,一件一件的「過去」就這樣凋零,然後在選票的競爭中互相指責,互揭瘡疤。


一位常住在英國的老師在一次的回國聚會中這樣跟我說,他很想念台灣,但卻無法不看見,那不協調的建築物,所以每次想回台灣,這卻是讓他不想再回來的最大因素。


這些話在每次的國外旅程中,一次比一次有更深的感受,不管是去到日本,英國、甚至於泰國,城市中展現的民族文化,那種活力卻是台灣不可及的。


我絕不是在作什麼攻擊自己國家的事情,但每次回國之後的感受總是很深很深,那種無力感,卻也是與日遽增。


在每個國度中總是羨慕著每個國家對於自身文化的驕傲與榮耀,堅持著該有的氣息,總是希望台灣也可以如此。


我對旅遊是那麼樣的喜愛,卻每在旅程中,不斷的感受悲喜交雜的心情,這也許是一種病也不一定。

分享到Google Plus

About Akiraken Chiu

版主:小王子(本名:邱明憲)。彰化人、國際領隊、旅遊作家。擅長島嶼旅遊以及彰化旅遊,目前同時進行彰化旅遊環境改善與推廣,並以旅咖啡為基地,服務更多來到彰化的旅人。,每年仍計畫不斷旅行島嶼,累積更多旅遊經歷,並定期開團。
    Blogger Comment
    Facebook Comment

1 意見 :

SIMON 提到...

嗯~沒錯,我也是~

每次回台灣前總是滿心期待回去以後會面對的一切,

可每當踏上這個地方之後的失落感大大的減低了我對這片土地的期望~

僅僅將這些剩餘的滿足感寄託在那些生活在這地方的我的好朋友們;因為他們,我的思念才有了呼吸的地方~

像你說的一樣~不是不愛這國家,而是這個國家背負的種種政治,環境因素,破壞了它原本該給人的美好~

我還是會為了我掛念的你們,回來的~~~